话题

越轨者 寻找另外一种活法

这些人的出现,意味着我们中许多人开始了对日常生活的突破和想象,开始探索生活新的逻辑。先有越轨者,然后才有整个社会的蜕变和前行,向越轨者致敬。

《智族GQ》2009.12.09

多年以前,年轻画家赵青是中国艺术市场的新秀;老板张伟在北京雅宝路开起了服装店;央视编导白玛多吉刚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;亿万富翁周强开车经过黄山,想起赚够一百万就建个庄园当个诗人的誓言;设计公司老总陈耀光25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行业声誉卓然;谷岳呢?早九晚五,在西雅图的GE公司做众人羡慕的白领……功名,利禄,权势,这些都是这个时代为我们预设的轨道。

我们的主人公们在这条轨道上一路风行……可就有那么一刻,他们在不同时间做了同一个决定:赵青卖了所有画,回到云南做起了隐士;张伟买了条船,开始离岸的生活;白玛多吉放弃别人欣羡的职位,回到老家重新扎根;范书财拿起相机,追逐最少人看到的风景;周强典当所有财富,兴建他构想的庄园;陈耀光放弃事业的发展,买一个小岛疗养和逃避;谷岳辞掉工作开始全球搭车旅行……他们脱离了原有的生活轨道,成为了“越轨者”。

为什么要越轨?赵青说他不想玩这虚伪的规则;张伟想把“这一生,能干的事都干了”;白玛多吉认定北京的空气太残酷,家乡的风土才适合自己;陈耀光承认自己是干不成大事的人,为什么不享受更多小快乐;周强判断这是实现儿时想象的时候;谷岳则笃定自己要的“不是那些未来”。社会学家迪尔凯姆热爱这样的人。他说“越轨是个体为了集体自发的尝试和拓展”,是“任何健康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”。 这些人的出现,意味着我们中许多人开始了对日常生活的突破和想象,开始探索生活新的逻辑。先有越轨者,然后才有整个社会的蜕变和前行,向越轨者致敬。

内容详见GQ12月号

所有评论

请输入您的评论... 访客

发送
更多评论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